银河主义,巅峰极致

发表时间:2017-06-05 00:00:00 作者:李坤

  特约记者李坤报道 什么是弗洛伦蒂诺·佩雷斯时代的图腾或象征?或者说,究竟是什么能够令佩雷斯成为超越前任门多萨、桑斯,追赶乃至比肩圣地亚哥·贝纳布先生的根本?毫无疑问,就是齐达内。佩雷斯的皇马时代由菲戈开始,但银河舰队引以为傲的战略却是"齐达内+帕文",佩雷斯时代的皇马是由齐达内开始找到昔日荣光,2002年的欧冠,2003年的西甲冠军是佩雷斯时代真正成为现象的开始。签下齐达内16年之后,法国人用两年里的2座欧冠奖杯,实现了佩雷斯的"白色王朝"梦想。

  皇马是"20世纪最佳俱乐部",而佩雷斯的时代恰恰是从21世纪肇始。17年的时间,巴塞罗那到达了历史的最巅峰,先后由里杰卡尔德和瓜迪奥拉孕育了两代梦王朝,最终凝结为梅西这个逆天的当世巨星。佩雷斯的时代并不连续,他曾经离开皇马3年,但归来时却带来了皇马历史上仅次于黄金时代的巅峰期。7个赛季里3座欧冠奖杯,2座世俱杯,2个西甲冠军,5个其他杯赛,对于皇马来说,这是一个从21世纪初能够领先欧洲到被巴萨压制几乎10年,最近3年重新回到巅峰的漫长过程。

  "齐达内+帕文"只要最好,不在乎对错从2000年依靠挖角菲戈成功上位,到2002年欧冠捧杯后正式推出"齐达内+帕文"概念,佩雷斯的银河舰队在最初的6年里,经历了空前的双线成功,也同样因为忽视竞技规律导致的惨败。菲戈、齐达内、罗纳尔多和贝克汉姆,是佩雷斯第1期作为成功的大牌巨星引援,也是"齐达内+帕文"战略的核心所在。这个被佩雷斯津津乐道的体系,帕文们不过是点缀前场巨星们的绿叶。而且,即便是这样的绿叶,也不过是佩雷斯为了安抚本土球员和媒体,在劳尔、耶罗为首的本土球员之中施加的安慰剂。

  引进大牌巨星并非皇马专利,1990年意甲"小世界杯"时期,七姐妹同样不乏大牌球星入队,佩雷斯的巨星战略只是因为在皇马拿到了欧冠奖杯,以及意甲的同期衰落,才被媒体关注。当然,真正成为世界级话题的原因,在于佩雷斯当年抓住了全球化的契机,通过引入贝克汉姆成功打破了英语世界和远东的市场壁垒。

  然而,皇马的成功源于此,失败恰恰也源于此。为了保持前场巨星们的出场率和曝光度,佩雷斯的球队开始淡化教练权威,弱帅强将的格局令更衣室诸侯割据,再加上他过分看重前场巨星带来的商业回报,忽视甚至刻意牺牲球队中后场的球员,以在有限角度下平衡预算,导致2003年开始由贝克汉姆入队,马克莱莱离队引发的竞技领域全面下滑。成绩下滑带来了双线的被动,佩雷斯拒绝本土派的抗争,继续强化外来巨星的植入,皇马从齐达内开始变成每年仅引入1名外援充实一线队,本土球员则只有帕文作为唯一的象征被留在一队。相反,每年皇马都在流失实用球星,马克莱莱的离开成为球队成绩的转折点。

  当佩雷斯试图弥补球队的战术意义短板时,运气不佳的他在欧文、萨穆埃尔和伍德盖特身上栽了大跟头,而还没有等到拉莫斯、罗比尼奥和一批所谓的"蓝领"球员融入球队,他就不得不引咎辞职,银河舰队在几乎要成就一个王朝的门槛,被命运女神关上了大门。

  狂人模式失败开启全方位巨星政策2009年重返皇马,佩雷斯其实算是一次意外。卡尔德隆被选票舞弊击败,才给了佩雷斯上位的机会,而这位前任试图"山寨"佩雷斯的巨星政策,硬塞给佩雷斯C·罗,反倒让佩雷斯在自己的"银河舰队"复辟开端就面临二士争功的尴尬。这样的尴尬在佩莱格里尼时代尤其突出,对更衣室和巴萨霸权无能为力的佩雷斯,只好采取矫枉过正的措施,从一直奉行的"弱帅强将"直接推进到了天平的另一端,由莫里尼奥统领球队。

  莫里尼奥时代,皇马不再是"齐达内+帕文",C·罗、卡卡们的风头完全被表演欲近乎变态的葡萄牙主帅盖过。佩雷斯被迫接受了莫里尼奥的建队理念,"齐达内+帕文"变成了巨星搭配更多蓝领的组合,同时他还要继续清退银河舰队一期在更衣室已经尾大不掉的"旧诸侯"。莫里尼奥的保守主义为皇马积累了对抗巴萨的士气,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却是几乎毁掉了佩雷斯的巨星政策。莫里尼奥统治的3年,皇马几乎没有签下任何一个"齐达内"式的巨星,佩雷斯仍然要依靠C·罗、卡卡和本泽马积累的人气,维持皇马在商业领域的成就。

  某种程度上,人们也可以将莫里尼奥时代的皇马理解为另一种意义上的"齐达内+帕文"。莫里尼奥带给佩雷斯的成就,远非彻底打破巴萨梦三王朝垄断这点竞技场上的突破,而在于他给了佩雷斯昔日重来的感觉:当年桑斯时代的皇马,至少在欧战的竞技层面仍然是领先于巴萨的,也因而能够让佩雷斯将自己的"齐达内+帕文"政策付诸实施。莫里尼奥为安切洛蒂和齐达内准备了足够成熟了中后场班底,彻底摆脱巴萨和欧战恐惧症的更衣室,皇马在欧洲的成功具备了应有的所有基础,只差足够的时机。

  遗憾的是,莫里尼奥无法等到这个由他亲手缔造的质变,因为他的高压政策不仅造成了更衣室在佩雷斯一期之后的第2次大分裂,也让皇马无法在战术层面再上层楼。当然,莫里尼奥做到了一件佩雷斯一直想做却很难成功的事情,就是清洗卡西利亚斯,让这位桑斯时代最后的遗老终于告别了银河舰队。也意味着银河舰队在建队基石的另一半,本土球员层面迎来了真正的换代。对于佩雷斯来说,这是他重返贝纳布之后,清洗了卡尔德隆时代外援之外,真正划时代的里程碑。

  "齐达内+"模式重回马德里主义灵魂对于佩雷斯来说,安切洛蒂是他的巨星战略经历两个阶段失败后,真正走向成熟的转折点。意大利教练堪称承前启后,他继承了莫里尼奥的全部遗产,但又接受了佩雷斯重启巨星政策的现实。从贝尔开始,皇马复辟了每年签巨星的"齐达内+帕文"政策,贝尔、J·罗陆续就位,同时莫里尼奥时代打磨成型的中后场开始找到自己的感觉。

  贝尼特斯从一开始其实就是一个意外,因为安切洛蒂原本不应该离开,只是佩雷斯无法回避球队没有冠军就要有人负责的既定游戏规则。齐达内的到来改变了一切,原因在于他从莫里尼奥时代就一直处于球队的内部,对皇马内外的危机感同身受。其次,也在于他与佩雷斯的密切关系,让他更了解佩雷斯视角的皇马。只有体验过自下而上,随即自上而下的审视,佩雷斯的皇马才能找到竞技和经济领域的真正平衡。

  在拿到自己担任主席的第4座欧冠奖杯后,佩雷斯将齐达内这17个月的时期,称为一种全新的"齐达内+"战略。这次,佩雷斯的定义是"齐达内+C·罗+拉莫斯",这算是在理论上对"齐达内+帕文"的丰富和修正:皇马在战术上仍然要以齐达内为轴心,首先保证更衣室的稳定。C·罗这样的巨星必不可少,而且皇马还会继续不断吃进,维持俱乐部在商业领域的领先优势。与此同时,本土球员也有自己更重要的位置,不再像帕文那样无足轻重,而是像拉莫斯这样的绝对精神领袖。

  对于佩雷斯的战略转型,齐达内功不可没,他对于提拔本土球员的执着,让佩雷斯意识到皇马需要保证自己的本土意识,这是球队的灵魂所在。而卡西利亚斯的离开,让他签下的拉莫斯终于成为更衣室无可争议的本土领袖,这是一个里程碑意义的转变。瓜迪奥拉的出现为巴萨理顺了更衣室矛盾,但根本还在于加泰罗尼亚本土意识的复兴,以及为巴萨确立了一条本土轴心。博斯克时代的皇马能够成功,也就来自于劳尔、古蒂、耶罗和卡西利亚斯的本土轴心。当佩雷斯逐渐拆掉这条轴心之后,当年的皇马就立刻陷入了危机。

  齐达内的2个欧冠奖杯,算是皇马开启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吗?某种意义上,是的。因为他重新定义了佩雷斯的"齐达内+帕文"战略,皇马建立的是全新的三驾马车体系:齐达内作为主帅统领全局,C·罗为首的外籍巨星,和拉莫斯为首本土球员左右襄助,缺一不可。建队方略上,齐达内也在逐步增加本土球员在首发阵容中的分量。马塞洛和卡瓦哈尔各守一边,未来德赫亚的加盟,以及莫拉塔、伊斯科、阿森西奥等本土球员的出场时间日益增加,都是这种战略的体现。更重要的是,这样的本土球员权重提升,是在并不削弱外籍巨星地位和利益的基础上。J·罗的离开是竞争失败的结果,对此佩雷斯也能接受。

  齐达内将皇马的队内秩序重建后,这批近年在巴萨威权下恢复自信的球员们,组成的成熟团队,一定会领西甲乃至欧洲风骚至少三五年。别忘了,巴萨的拉马西亚轴心从2005/06赛季创建,2008/09赛季达到高潮,上赛季哈维离开后才正式解体。目前的"齐达内+C·罗+拉莫斯"模式,就是佩雷斯模式的完美表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