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场准备了一年的分手
作者:admin来源:admin时间:2018-06-22

  原标题:一场准备了一年的分手

  视觉中国 供图

  “是我主动向男友提出了分手。但也是我的原因,光准备分手就耗了整整一年的时间。一向果断的我,这是怎么了?”

  楠梧 梁明霞

  ■本期来访者:

  薇薇,平时成熟独立,此时却难以分手的事业型女人。

  ■心理咨询师:

  梁明霞,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心理学讲师。

  分手持久战

  在提出分手之前,我一直认为自己内心足够强大,可是提出分手的那一刻我却崩溃到泣不成声,我突然意识到我远比自己想象中更依赖小L——可是,我怎么会依赖别人呢?在家人心中,我是最令他们骄傲和放心的长女;在朋友眼里,我成熟独立,年纪不大已能将公司运营得有声有色;即使是在和小L的相处过程中,也一直是我在牢牢地占据主导。

  我百思不得其解,我能够感受到的唯有:如果真的分手,这会让我痛不欲生,仿佛失去所有精神支柱。

  原来,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独立和坚强,这个发现更让我崩溃。

  小L很体谅我。于是,这一年来,我和他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在外人眼中相当奇怪的关系:我们不再对外宣称是恋人,但我却忍不住还像女朋友一样对他:我仍会给他买贴身的内衣裤;空运新鲜的时令水果给他,并嘱咐他与同事一起分享;即使不是节日,我也会给他寄小卡片和小礼物,写上我的祝福和心情,希望他的生活里充满了由我带来的情调……

  但我知道,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。如果我离不开小L,就不应该分手,但既然我决定分手,就该彻底放手。

  为什么在这件事的处理上,我会变得这么“不像自己”?那个能拿主意、有主见、牢牢掌舵自己人生方向的我到底哪里去了?

  亲密关系没有结束

  一个人内心强大与否其实在亲密关系中可以看得最清楚。亲密关系包括恋爱关系、婚姻关系、原生家庭关系等。

  在亲密关系中,我们的状态最接近真实的自己,包括认知、情感、行为等。我们会吵架、会像小孩子一样笑和闹、也会展现外人不知道的柔情与脆弱。

  从薇薇的“泣不成声”和小L的“小心翼翼”来看,这段亲密关系在心理层面并没有结束,虽然言语上已经提出“分手”。

  薇薇觉得在这件事的处理上,变得“不像自己”,其实这恰恰是最真实的自己。一个人的真实更多地体现在“完整”上,有坚强的一面也有脆弱的一面,有阳光的时候也有阴郁的时候。

  接受自己的“完整”而不去追求所谓的“完美”,是在咨询中和薇薇不断探讨的主题。

  分手这个持久战中,可以让薇薇更发现自己以前忽略的、不接受的人格层面,从这个角度来讲,这是很有意义的,也可以让她在下一段感情中走得更加顺利。

  我是“大女人”

  从小我就不是娇滴滴的小公主:不爱裙子,却喜欢简便舒适的裤子;不爱粉色,更喜欢蓝色。

  我还特别有主见,凡事自己拿主意,我觉得那样才能掌舵人生。

  高考填报志愿时,家人轮番上阵,劝我不要报考省外的大学,可我硬是顶住了压力,形单影只地拎着行李来了上海。

  本科毕业时,我本已找到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,但继续求学的渴望让我果断放弃了这一切,转而走上了艰辛的考研之路。

  一转眼,研究生即将毕业,当周围所有人都在为找工作而焦头烂额时,我却开始独自打拼,自主创业:注册公司、组建团队、研读法律法规、一家一家地跑客户、熬夜开会讨论方案、加班加点完成订单,甚至还有一次只因为按时缴税跑了十几趟税务局……

  经历了这一切,我自认为尝过了许多同龄人还未体会到的生活苦涩,但也很充实,这才是我热爱的生活!

  我也由此在同龄朋友们的眼中活成了一个楷模——独立而孝顺,即使仍是一个学生,但创业有了一定的收入之后便不再向家里索取任何经济支持,反而常常给祖辈们、父母和弟弟买礼物;外向开朗,社交广泛,时常吆喝着组织大家一起聚会谈心,帮助她们排解生活烦恼;积极乐观,说话风趣,从不愿意对朋友发牢骚,总是在朋友圈里分享一些有趣的事物,朋友们经常被逗得乐不可支,称我为“正能量小太阳”。

  更重要的是,那时的我还拥有一个交往多年、感情稳定的帅气男友小L。

  独立是种假象

  薇薇在咨询中提到,她小时候不喜欢穿裙子,不喜欢当公主,不喜欢粉色……说起这些的时候,薇薇的表情是自豪的,似乎在等着我的肯定与赞赏,包括后来种种“大女人”的迹象——“形单影只、独闯上海”、“独自打拼、自主创业”等,我在想,估计薇薇的家人与朋友对这些都是赞赏与肯定的态度,那么她自己呢?她在做这些的时候,自己内心的动力又是什么?于是我们很自然地说起了她的童年。

  薇薇是家里的长女,弟弟比她小3岁。弟弟出生时,父母为了照顾弟弟,把薇薇送到了外公外婆家住了一段时间。在咨询中谈起这段经历,薇薇的神情有些黯淡。看着薇薇,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了一股巨大的“委屈”。果然薇薇说着说着,一向很理智的她突然就哭了,她说她特别特别害怕被抛弃,在与男友交往前,她一直很独立,但这种独立其实是假象,她的内心对家人实则有着强烈的需求感,这种需求就是希望她自己可以“被需要”“被肯定”。她固执地不需要家人提供经济帮助,甚至是情感帮助——有什么苦她都憋着不和家人说,直到小L出现。提起小L,薇薇哭得更凶了,哭完之后,薇薇有点不好意思,她说很少在人面前掉眼泪,和自己“正能量小太阳”的形象不符,我笑了笑,没有说话,待她平静下来,我们继续谈起小L。

  在恋爱关系中,小L实际承担了很多角色。薇薇不对家人倾诉的苦恼、困惑一直全部都由小L来帮助排解,他既是薇薇的恋人,还是她隐形的“家长”。联系到薇薇3岁时弟弟出生的情形,我推测薇薇对小L的需要实际还原了那时的自己对父母的需要。

  爱情难敌距离

  但别人不知道的是,其实我心里早就十分明白,我和小L的这场恋爱是不会有结果的,我们注定了迟早要分手。原因其实也很简单:爱情难敌距离。

  上海这块土地,充满了我梦寐以求的机遇和挑战,七年前我既然毅然选择了前来,此时我便不会这么轻易离开,何况在这里,我的事业正刚刚起步。但小L离开的理由也很充分:他是家中独子,他不忍离开家乡和父母,像我一样“漂”在上海。

  我也曾挣扎过,难道爱情真的要败给距离了吗?现代社会,飞机、高铁哪个不是四通八达?别说异地恋和异国恋,就是异星球恋说不定都有可能修成正果,我为什么不试一试再放弃呢?但其实,横亘在我和小L中间的并不仅仅是地理距离,真正令我们难以跨越的,实则性格上的鸿沟。换句话说,如果小L的内心是归园田居,我的内心就是金戈铁马。我曾无数次试想过,假如我是一个柔顺可人的女生,可能就很自然地和小L一起回老家了,从此过上和和美美的小日子。但我终究不能违拗我的个性,将一直握在自己手中的人生之舵交给别人——哪怕这个人是我的爱人。

  这样想着,长痛不如短痛,我主动向小L提出了分手。

  但没想到的是,做事一向果断利落的我,却耗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来“准备分手”,总是无法彻底离开小L,过程十分纠结痛苦。

  童年的“被抛弃感”

  在整个的咨询中,薇薇慢慢明白了为什么和小L分不开。和小L分手的现状与薇薇小时候面临的境况类似,现实要求两个人分开,但心理层面,薇薇再次体会到了童年时的“被抛弃感”。

  薇薇感受到的害怕被抛弃感,在心理学上有一个术语叫“分离焦虑”,也叫“失客体焦虑”。这种焦虑是我们每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都会面临的焦虑,只是一个6岁的孩子离开父母和一个3岁的孩子离开父母体验到的焦虑程度完全不同。这种焦虑就类似于你身边最亲近的人突然音信全无,对于一个3岁的孩子而言,受认知的局限,她还没有办法用逻辑去思考,所以突然的分离就类似一种音信全无。

  对于薇薇来讲,3岁时突然面临的“分离焦虑”是她难以承受的,可以说是一个创伤性事件,如何面对这种创伤事件,小孩子最常用的就是“幻想”,在当时薇薇的幻想世界里,或许会有这样的想法:“如果我是个男孩,父母就不会不要我了”、“如果我足够优秀,父母就不会把我送到这里了”、“如果我很乖、不惹麻烦,就不会在这里了”……

  总之,所有的幻想都围绕着如何避免“被抛弃”展开,这对薇薇的后来的性格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

名人养生

饮食养生
  • Club Med地中海俱乐部2017年小小
  • 走出乐园模式,共筑“海洋+”文
  • “一店一设计”究竟给骏怡带来了
太傅养生资讯网为您提供全面的权威的养生新闻,让您及时了解养生保健等健康新资讯。所有信息和图片来自网络,不代表本站观点!